首页 只爱丈母娘 下章
第二十章 娘和子轩中毒的真相
 跟着雷彬叔走进一条秘道。说是秘道,其实就是个土,根本就无法站着行走,差不多要用爬的。

 “雷彬叔你这是什么秘道啊。我怎么感觉像在钻狗。”

 “嘿嘿嘿。小丫头你就凑合着吧,这可是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挖出来的”

 “原来是你自己挖的呀!怪不得这么难看!”

 “嘿嘿嘿,说得倒轻松,也不想想到处都是日本人,声响是不能大的,这种情况,难道我还能把秘道建成皇宫大院啊?”

 我想想,那倒也是。便不再说话,跟着雷彬叔往里面爬,爬了很久,全身都酸了,雷彬叔才终于停下,小声说“到了”

 “这是雷府哪里啊?”

 “嘿嘿嘿,直通你外公的卧室,历害吧!”他说完,便用手背轻轻敲头顶上的一块木板。而且是很有节奏的。敲完了转过头来对着我说“听到了吧,这是我和你外公的暗号,先敲三下,停一会儿,再敲两下,再停会儿,再敲三下,这样你外公就知道是我来啦!”不一会儿,那块木板果然被掀开,雷彬叔爬了上去,就听到上面有人问“雷彬,你这时侯怎么来了?”

 “嘿嘿嘿,等会儿啊,下面还有个人哪!”雷彬叔伸了一只手下来,把我拉上去。面前站着一个老人,正惊讶的望着爬上来的我。我心里一阵激动。这个老人应该就是我的外公了。心里想着,便走到了他面前,伸出双手用力抱紧他,喊声“外…”没等我喊完,却被人一把拉开,正是雷彬叔,我惊奇的看着他“你干嘛?”

 “嗯哼哼,我才问你干嘛呢,我都还没抱,你抱什么?”

 我被他说得一愣,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问“你也要抱?”

 他却不再理我,张开双臂就扑到老人的怀里像个小孩子一样哭喊着“爹,儿子想死你了。”

 “爹?”我一阵疑惑,爹信里说雷彬叔的爹是外公的管家雷洪爷爷,啊,原来他不是外公。

 我拉了拉雷彬叔的衣服“我外公呢!”

 “嗯哼,等下,我还没抱完”

 雷洪爷爷似乎终于清醒过来,推开雷彬叔“几十岁的人了,怎么每次都这样,快告诉爹,这位姑娘是谁?”

 “嘿嘿嘿。爹,她是红颜”

 雷爷爷脸上的肌一阵颤动,梦呓般的看着我喊“红颜?”

 就在雷爷爷喊的同时,房间里出现另一个声音“红颜,红颜在哪里?啊,在哪里?”

 我一看,原来是从上传过来的声音,我看着他,跟雷爷爷差不多的年纪,头发花白一片,脸上的肌已经松驰。他一下子坐起来,似乎是刚睡醒,努力睁开眼睛,四处张望着,看到我的时侯,嘴角一阵颤抖“雾影,雾影…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啦”

 雷彬叔推了推我“嘿嘿嘿。红颜,那个老头子就是你外公了,你过去抱吧,这次我不会跟你抢的!”

 我的泪水一下子出来,终于看到外公了,终于看到了。我轻轻走到前,坐下来,扑到外公的怀里哭喊着:“外公,我是红颜呀,你知道我吗?”

 “红颜,红颜,你都长这么大了。你长了这么大,外公连一次面也没有见过你。外公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和你娘啊!”我抬起头看着老泪纵横的外公,这位慈详的老人“外公,你没有对不起我们,是我们对不起你,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面对那么多危险,外公,是我们对不起你”

 “没想到,我还能活着看到你,外公已经很足了。当年我让雷彬去找你们,没想到晚了一步,你们都不在那里了,你爹到底带你们去了哪里?”

 “外公,我爹…我爹已经死了?”

 “什么…石来他…他…”

 “外公…当年我爹知道自己病得很重以后,就留了一封书信给我,说来城里找外公,还说外公过几天就会去接我和娘,可是到最后去接我们的不是外公,而是爹的一个朋友路大叔”

 “路大叔?”

 “嘿嘿嘿,就是那个路子扬!”雷彬叔回答。

 “路子扬,你爹怎么会认识他的?”外公转过头问我。

 我看着外公惊讶的样子“外公,爹当年救了路大叔的爹,后来路大叔的爹送了不少大米救了村里的人,所以村里人都把路家当成恩人,还让我爹送了一支人参给路大叔,正好救了路大叔的弟弟路子轩,所以这样就有了些情,只是我也不清楚,爹明明说来找外公的,为何后来会去找路大叔呢?”

 外公情绪突然有些激动“真是孽缘啊,我千万百计的把你娘送到乡下嫁给你爹,一方面为了躲避仇人,一方面也是为了不想再跟路家纠,没想到头来,老天还是把你娘送到了路家,与我住在一个城里,却几年都无缘见面。至于你爹没来找我,而去找了路子扬,我想是因为他来找我的时侯,发现雷府进出有很多日本人,知道很危险,所以才那样做。唉,也真是难为了他啊!”一说起爹,我的心里就有种难言的疼痛“外公,为何家里会有那么多日本人,看爹的信里明明说仇人不是外公的一个表弟么?”

 外公叹了一口气,脸上有些心痛,更多是恨铁不成钢“想当年,我那个表弟和我同吃同住,雷家把他当成亲生的一样,没有一点对他不好哇!可他自从知道家里有件传了几辈人的传家宝后,竟然对传家宝起了歹念,做尽了坏事啊,雷家念着亲戚,只砍了他五手指头,留了他一条命好让他传宗接代,他却恨之入骨,不仅寻回报仇,对宝物也是一天都没死心。就为了这个传家宝,雷家得是家破人散啊,要不是现在国家这么,我就把它捐给政府算啦,可是不能啊。现在外强入侵中国,政府无能,要是捐了出去,一不小心落到外强的手里,那就损失大了”

 外公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似乎有些累,了口气,看了看我“那个蓄生啊,先是入了土匪团子,后来过了几年,竟然做了日本人的走狗,为了讨好他们,把雷家收藏着这样一件宝物告诉了日本人,日本人哪会放过这样的宝物,大模大样的就跑到雷家索要,先是假意用钱买,我当然不会卖,后来就用强的,在府里到处搜。你娘诈死嫁给你爹的事,就几个人知道,那个蓄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问下人,下人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他一知道你娘没死,嫁到了红柳村,马上报告了日本人,日本人便带着人马去抓你们,我暗中让雷彬去保护你们,谁知道雷彬去发现你们已经不在了,日本人自然也是扑了个空,回来每天问我,到底把你们藏到了哪里,我说不知道,他们不信,又问我是不是把宝物交给你了们,后来我干脆不理他们,他们虽然急,但看我一把年纪了,也不敢太狠了,把我死了,就啥希望都没啦,所以就这样把雷家上下全部软起来了,又派人在府里埋伏,只要进来的人便抓起来问他与雷家到底什么关系,问他们知不知道你们的消息,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啊,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来啦。对了,你雷彬叔说他们还派了人暗中埋伏在红柳村,所以红颜啊,你和你娘千万不要再回去了知道吗?要是被他们发现,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啊!”听完外公的话,我恨得咬牙切齿,原来当年我回红柳村的路上,碰到的日本人就是害外公的人,那时侯我还奇怪,为什么骑马男人后面跟的那辆马车怎么是空的,想来他们是打算把我和爹还有娘捉起来关在马车里吧。

 “嘿嘿嘿,老爷子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雾影和红颜小丫头的”雷彬叔走过来拍拍脯“这么多年,我的功夫也不是白学的,嘿嘿嘿”

 外公看了雷彬叔一眼,想来是已经习惯了他那副没上没下大咧咧的样子,轻轻点头笑了笑。又转过头来问我“红颜,这么多年,你和你娘还好吗?”

 “外公,我和娘好的,我想路大叔一定是查到了日本人和雷家的这些情况,所以一直都做了很多的保护工作,我和娘这么多年也才得以平安。只是外公,雷彬叔说娘当年中毒是路家害的,这是怎么回事,路家怎么会害娘呢,如果是路家害的娘,那路大叔为什么又要保护我和娘呢?”我焦急的询问外公,必竟我在路家呆了那么多年,对每个人都是有感情的。我不愿意接受他们是害娘的坏人。

 “唉,这事说来话长啊,我有个生意上的朋友路远航,情还算不错。你娘十六岁生日那年,他带着两个儿子,子扬和子轩来给你娘过生日,没想到你娘和子轩一见钟情,此后便经常玩在一起,花前月下,好不浪漫。雷家和路家有生意来往,两家又门户相当,两个孩子也是朗才女貌,兴趣相投,于是我和路远航便在心里默默认了这门亲事,想着择个好日子便让他们成亲。哪知道,路子扬的老婆有个妹妹,暗恋子轩多年,看到你娘和子轩互相爱慕,心生嫉妒,竟然趁你娘和子轩出去游玩,在茶楼喝茶时,买通茶楼小二下毒害你娘,只是她没有想到,你娘和子轩感情深重,就算是喝茶,也是两人共喝一杯,所以两人便一起重了毒。雷家和路家都大吃一惊,抓来小二拷打问,他才终于说出是受了那个女人的指使”

 我心里一惊,原来让娘和子轩同时中毒的人竟然是姨娘,怪不得当初看到娘时,那样惊慌。没想到姨娘竟然如此狠毒,幸好娘不记得子轩而选择了路大叔,不然以姨娘的性格,指不定又会对娘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看来以后自己要更加小心了,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经常去找子轩,不知道会怎样对自己。

 “外公,既然知道是她下的毒,为何不报官把她抓起来。”

 “是啊。当时路家也非常气愤,把她送去了官府,国家正逢世,每天死的人不计其数,也不管那么多,就把她关了起来,过了两年,我那老友路远航一死,路子扬的太太就用钱把她妹妹给赎了回去,我虽然生气,一来你娘总算是活过来了,二来我那个表弟总来扰,三来也不想和他们路家再有纠,于是也就没在过问了。”

 “外公,那娘是不是因为中了那个毒所以忘记了子轩?”

 “是啊。说来奇怪,你娘中的毒被你爹送来的人参治好以后,对于她十六岁以后的事全都忘记了,当我和你外婆发现你娘说话异常,很多事都不记得的时侯,我和你外婆便商量骗你娘,说她从假山上摔下来,大夫都说她醒不了了,在上一直躲了两年,要不是红石来的人生救了她,恐怕她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你娘竟然也没有怀疑。正好那时侯我听到风声说我那个表弟参加了土匪团子,于是我一想,干脆对外称你娘已死,然后悄悄让你雷洪爷爷把她送去了你爹那里。”

 “外公,那娘她愿意嫁给爹吗?”

 “你娘当然不愿意,但是我态度坚决,又骗你娘说,她昏的两年里,我实在没有办法,放了话,谁要是能救活她,我就把她嫁给谁,方园几百里谁都知道这个规距,如今红石来救活了她,我当然得实现诺言,不能作言而无信之人,你娘信以为真,自然也没有办法,她从小就孝训,不愿意让我为难。因为忘了子轩,可能又觉得反正自己也没有中意的爱人,嫁给谁都无所谓。她看不起你爹,说你爹趁人之危,救人却只图回报。只可怜你爹一句也不能解释”外公说到这里,难过的低下头。

 我听了更是心酸。雷洪爷爷听了也叹了口气说:“是啊,当年我送你娘到红柳村,你爹看你娘冷若冰霜的样子,知道你娘不是自愿,要求我带你娘回来,说他救你娘不是为了要你娘嫁给他。我拿出老爷的信,你爹看了,这才答应和你娘的婚事,成亲的那天,村里很多人拿石头往屋子里砸,有些人破口大骂,说你爹忘恩负义,不顾自己亲娘的死活,拿着人参去城里,只为了给自己换个媳妇回来,你娘看到这些,就更是看不起你爹,我走的那天晚上,她竟然问我‘雷叔,我是我爹的女儿吗?他为什么把我嫁给这样一个不仁不孝的男人’,只可惜那时侯你已经病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你爹答应了你外公保密这一切,如果让你娘知道,这其中的原因,肯定不会呆在乡下,让你外公和你外婆独自承受危险,那你外公所做的一切都白费啦,所以你爹不能跟村人和你娘解释一句,自己一个人承受这么多误解,他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啊。”

 “爹”我痛苦的喊了一声,我可怜的爹啊,他在留给我的信里,对于自己的委屈不说一个字,却一直劝我,叫我不要怨恨娘对他的冷漠,而他自己为了和外公之间的承诺,为了保护娘,把所有的痛苦都一个人承受,爹,你受了那么多误解,娘却到现在都一点不知道,爹,你在天堂一定活得很痛苦,很难过吧!“爹,我答应你,我不怪娘了”我轻轻说了一句。

 是的,不怪她了。娘嫁给爹的时侯十八岁,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忘记了自己最心爱的人,又很突然的被自己的爹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离乡背井,在乡下过着清贫的苦日子,而这个男人在她的心里还是一个不仁不孝趁人之危之辈,如果是我,我肯定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外公的亲生女儿吧,别人的爹都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嫁个好人家,只有自己的爹为了一个面子把她随便的嫁给一个陌人的乡下男人,或许那一刻娘对亲情产生了怀疑吧,无奈的是外公和爹都不能对娘做任何解释。现在我才明白,为何娘对爹那么冷漠。只是娘,红颜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为何你对红颜不能多一点爱呢。不过我知道,我所受的那点苦和爹比起来,实在算不了什么。

 外公帮我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红颜啊,时侯差不多了,你快点和雷彬走吧,如今知道你和你娘还平安,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我有些着急“不,外公,你和雷洪爷爷,我们一起走,我们去路大叔家,那样你就可以和娘见面了,外公我们一起走吧!”

 “不行,红颜,外公不能走,雷府上上下下十几条人命,外公一走,日本人不会放过他们的,再说了,现在这样也好的,只要外公在这里安安份份,日本人就不会有太大动静,你和你娘在路家就多一分安全,还有红颜,你暂时不要告诉你娘这些事情,你娘知道了,肯定会闯回来,那样就麻烦了,好了,你快点走吧!”

 “是啊,红颜快走吧!”雷洪爷爷也劝了起来。

 “不,外公,红颜不走,红颜要在这里陪着你!”我抱紧外公,哭喊着。

 “雷彬,快点带红颜走,要是被日本人发现,那就麻烦了!”

 雷彬叔也不说话,拎起我就走过去放进了秘道里,我哭叫着“外公,外公”

 “嗯哼,给我小点声叫,你想把日本人引来啊!”“我不走,我要和外公一起”爹死了以后,我再也没有感受过亲情,今天见到外公,才重新又觉得我是有亲人的。

 “嘿嘿嘿,先出去,你放心,老爷子他们肯定是要救的,只要传家宝没被他们找到,他们就不敢对你外公怎么样,我们有的是时间,怕什么?”

 “雷彬叔,传家宝在你身上吗?”

 “嘿嘿嘿。那当然,不过我没放在身上,我把它放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等事情过了再去拿”

 我点了点头,朝外面爬去,出了秘道,走到市集上。回头看了看雷府的方向,外公,你放心,红颜一定会来救你的。

 雷彬叔拉了拉我。我转过头问他“干嘛”

 “嘿嘿嘿。到铺子里买布做衣服,不然回去怎么待啊”

 我点点头,是哦,差点忘了“雷彬叔,你还回路家吗?”

 “嘿嘿嘿。那当然啦,现在知道你和你娘在路家,那我就更加要在路家呆着啰”

 “奇怪,路大叔不认识你吗?”

 “嘿嘿嘿。他当然不认识我,我和你娘不一样,你娘喜欢读书作诗,我从小就只想着学功夫,长大了打抱不平,所以老爷子从小就把我送去了少林寺。几年才回来一次,要不是这样,我现在恐怕也被日本人软在雷府哩”

 原来是这样,等回到路家,不知道有没有办法让路大叔把雷彬叔调到我身边来。就算不能,起码也让他住得离我近点呵。那样以后有什么事找他就容易多了。
上章 只爱丈母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