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悖伦孽恋 下章
第一章
那天一出门雪森就有点惶惑不安,他觉得右眼皮像让线牵动着一样急促地跳动,也许那就是要出事的预感。

 雪慧是昨夜在台里做节目时给他的电话,说今天上午她在家休息。还在电话里极甜昵地说:“哥,我们快两天没见了。”

 雪森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心头如同撞上一只老鼠,扑腾扑腾地跳。晚上他便很早地上了,正在客厅里沉浸在电视连续剧的子张青也就忍痛割爱,关了电视跟着上

 一上,就把个身子直往他的怀里去,掀着光溜溜的大腿盘着了他,紧挨住那双手就往他的间探,嘴里头娇昵喃喃地说:“我好想啊。”

 “早上不是给你了吗?”雪森眼睛紧闭着说,也许一睁开眼他会把持不住,张青那赤的身子真的很惑。

 “做不够的,又让我们那儿子吵了。”张青这边说着,就将一张水津津的口递了过来,他噙住了女人两片嘴

 女人在刹那间伸手也就紧搂住了他,身子那么扭动在空中,巾被让她掀到了一边,了只穿着一件窄小的粉红色头的身子,样子极像一条美人鱼。雪森就摸着她的衩夸奖着:“好漂亮啊,哪买的啊。”

 “前两天,在贵妇人,那内衣专卖店的老板娘还对顾客学说着:电视台的雪慧也在她那买的内,也是这个品牌。”一说到穿衣打扮,女人就变得津津乐道起来,那燃烧的情好像却消停了很多。

 “那老板认得你?”他问。“不认得,不过咱雪慧是名人啊。”女人说着。做名人真的好累,连穿着什么样子的底也让人说出来了。

 雪森这样想着,说:“你不要跟其他人一样瞎起哄。”他说着揽着她的身子就睡了。

 雪慧她家是住在一很高尚的住宅区里,那里的人非富即贵,不是身居要职的高官,就是富甲一方的巨贾。楼道里静悄悄的,这个时候该走的人都走了。一开门,却见矮柜上新放上一个花篮。

 雪森上前看了看,又嗅了嗅,一股清香沁人心脾。他不大懂花,只识得其中的菊花、玫瑰、康乃馨,还有一种好像是郁金香,别的几种就不知名了。

 十几种颜色各异的鲜花,让一蓬叫不上名的细碎小白花云一样烘托着,格外漂亮。有了这花篮,客厅的气氛就完全不同了。

 雪慧开了门,看着她穿的是一件真丝的月白色衬衣,把一头黑发衬得黑油油的,却又挽了个发鬓儿在头上,斜斜地堕在一边,越发显得俏生生。

 下边却什么也没穿,她递给了他拖鞋,雪森伏下身换鞋,正对着了丰的微微后翘部的扭动,心里就嗖地一阵麻酥。

 在她的股上拧了一下,就势把她一拉,她一个趔趄险些踩着了他的身子,才一迈腿,竟跌进了他怀里来,雪森将她的身子高高地举起,小腹正对着了他的嘴脸,他就把她双腿抱死。

 她的衬衣没有贴身,朝上一看,就看见了白胖胖的两个大头却极小,暗红如豆。腾了手就要进去,她扭动着身子不让进入。

 脸上就呈现着妩媚的笑意,这时她的目光离了,雪森知道这是美妙乐章的序曲,轻柔而幽远。离的目光越来越朦胧,越来越混沌,慢慢地变成了浓浓的雾霭,低低地飘浮在海面。

 她的眼睛轻轻地合上了,他有些激动,不住放下她的身子来,吻了她一下。她就伸出了舌头热烈地响应了。两个人越吻越动情,她的手就在他的身上摸索起来。

 雪森领会了她的意思,便抱着她软绵绵起不来的身子往卧室里去,她就了起来,咬着他的耳朵说:“我都好几天没有了。”

 她说着,眼睛又闭上了,雪森把她平摊在上,一只手把衬衣的扣子解,衬衣分开了,像一颗大的活的荔枝剥开了红的壳皮,里边是一堆玉一般的果

 雪慧也不甘示弱,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朝他下那东西摸去,刚刚隔着长触及,骤觉那东西圆有加,旋即做害怕状地缩了手,娇嗔说:“一下子就起来了,我真的爱它不够。”说着就褪去了他的长,却如何也扯不下来。

 正在疑虑,忽见是那东西高高耸立,将子撑着怎么也卸这下来。还得他帮衬着,才能将那东西降服,连同那短一并褪掉。顿时那东西长长大大地跳了出来。

 她手捻着,竟然围它不过,伸过另一只手才围着了它,两个手掌便合捻着,摩抚不止,却又嘻嘻地笑着:“真是件活宝。”

 说着扶着他的那东西照她大腿尽头那让人销魂让人的地方缓缓覆将下去,怎奈儿忒窄,虽然她奋力相抵,把个股努力耸起也不得进入半寸。

 她便心急地胡乱摇晃着肢,香汗淋漓。雪森探手一摸,那地方了一片,水沿着股而下,将绣花的枕巾染得半

 他只得翻身而起,把她的身子横摆在沿上,她也会意,双腿就张得大大的,扯过枕巾衬在她的肥之下,将那个地方狠狠地暴突出来了。

 此刻他悬挂在雪慧大腿的那东西感觉到她茸茸的下面似乎在咻咻动,还有一小块在娇娇浮起,单等着那排山倒海般的摧迫,就抹些水在那头上,用两个手指轻扶着部。

 泰山顶般凌空而下,只听见雪慧“嗳唷”地一声,身子顿时瘫软,再也没了声息。

 雪森将那东西紧紧相抵,虽还没尽,却也似进入了仙人一般,四周让那温的暖包裹着,美快无比,也就身体不动,股不摇,与她亲吻着咂舌尖,咂得唧唧有声。

 一会儿,雪慧才如虫子一样地动,她悬起了肢:“哥,再入一些。”他将她那双腿高高推起,扛到了肩上,奋力一迫,便抵着一块似骨非骨,似的东西。

 心中暗暗欢喜,耸身奋力再迫,她乐融融地承接着,将自己的双手托向际,让白皙的股高高悬起,口里咿呀地叫着。

 雪慧的目光渐渐离起来,像烟波浩渺的海面。这是他最稔的目光,一种无数次让他化作滚滚海的目光。雪森总是要看到她这种目光,才能真正怀情,不然他会觉得沮丧的。

 每次,他都这样地醉心品尝她那种无以言表的情绪变化。她早脸润红,乌发纷,却坐起来说:“我给你变个姿势吧。”

 下来爬在沿,没有言语,只是气不止。雪慧一沾着边就会大呼小叫,这是他所经历的,雪慧身上的特别多,这是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她经不起别人的搔。

 雪森顿时男人的征服大起,际猛然送,则至首、送却尽,竟数百下没有出半点,连自已都吃惊。

 这时,她的那里面一股滚烫的汁将出来,他让那股汁烫击得头猛抖,拚命地抵住她,一屈一张,体内那股便倾奔而出。

 他醉眼看着她如虫一样跌动,嘴搐,双目反白,猛地一声惊叫,窝在那里如死一般。回到了上,她就赤地钻进了他的怀里温存一会,就软软地瘫下了。

 她刚才太用功了,似乎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和精神。雪森让她背对着我,试着选择一个舒服的体位躺着,再轻轻地搂着她,手捧着她的房。

 他离不开她的房,不是让它贴着他的膛、脸庞、背脊,就是用手抚它。在雪森的眼中,这是她身上最动人、最神奇的地方。雪森很感动地抱起她,深情地亲吻着,手不闹了。

 让她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她那润的嘴抒情地翕动着,散发着醇香的气息。脸上涸着淡淡的红,享受着男人的体贴。她的目光水一样地泻着,让他觉得仿佛自已沐浴在清澈的山泉里。

 雪森感觉这时她已幻化成雾或云,在他呼吸吐纳之间同他融为了一体。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雪森感觉到外面好像有了动静,侧耳听听,又似乎没有了。

 他摇晃着雪慧,她睡意朦胧地哼了一声,只是更加紧搂着他。门锁转动了几下,门开了,雪森被眼前的景象击晕了。

 一男子也像木头一样定定地站了几秒,眼睛似乎出血一样的红,紧紧的有力的握着拳头,那面上的筋,突起了梭角。

 然后,他咆哮着冲上前,一把掀起了盖在他们身上的薄被,雪慧整个一丝不挂的身体就暴出来,她让眼前的事震动了,以致就像被电击一般,整个人处在半痴半呆的状态中。

 她的嘴闭得紧紧的,抑止住了正要发出来的呼唤。接着软软倒进雪森的怀里,好像她用劲扎紧的肌,突然间完全崩溃开来。他再把地上的衣服、裙子、带、碎碎片片扔到了门外。尖声怪腔地叫着、骂着,揪自已的头发。

 杯子粉碎的声音,台灯击中头柜的声音,一只拖鞋落到了雪森的脸上,电视遥控器则击中了雪慧赤的肩上。雪森觉得两条腿抖颤得很励害,他的手指头也逐渐地同时也确实地从那被子放松,抓不牢了。

 他的两耳嗡嗡地叫,耳朵里发出了尖音和幽灵之音,脑子里翻转昏旋,眼前仿佛站着一个如尘烟般的朦胧鬼影,于是他长叹一声,就心碎地坠下,向着那鬼影的怀抱中投去。

 “你们就这么恬不知,从哪时起就有这事?”他愤愤地说,和平时不同,是他那铜钟般的嗓子现在像打雷一样,而且有点沙哑。雪森捞起那薄被覆盖在雪慧的身上,自已赤条条地到了浴室拿了条浴巾盘绕在间。

 雪森挽着他的臂膀让他到外面,他奋力一甩,雪森一个蹒跚,险些站不住脚跟,雪慧这时一声尖叫,腾起一个赤的身子扶住了他。

 见雪慧不顾一切地袒护着雪森,他那模样更是气得紫涨了面皮,龇牙嘴,半响说不出话来。这时,雪慧才感觉到自已身无寸缕,就到衣柜里拿出衣服,边穿边说:“事已至此,要离婚你就说。

 我也不多费一句,只是我求你这事别张扬出去。”
上章 悖伦孽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