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悖伦孽恋 下章
第二章
雪森急急在客厅里穿上他扔在地上的衣服,就见雪慧从卧室中走了出来,对他说:“你走吧。我收拾些东西也回家。”雪森望着他那个妹婿,他的脸上红通通的,像火烧的皮一样。

 他的脸上有一点奇怪的笑法,这种笑很勉强,紧绷绷的,一看就知道不是气得厉害,谁也笑不出这样。如同一条丧家之犬,雪森逃也似的离开了雪慧家里。雪森跟妹妹雪慧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在雪慧十六岁的时候,他们唯一的亲人也离开了人世。

 从那时起,就是他们两个人相依为命地生活在这世界里,那时他已经十九了,是个发育得很充分的高个男生。

 有一个象鸽蛋那么大的喉结,那双骨节突出、苍劲有力的手张开来,也有扇子那么大,学校里百分之八十的女生都见识过他在中学生篮球联赛大出风头的投篮英姿,并且几乎都恋上了他。

 但雪森还是结束了学生时代,他进了一家做拖鞋的国营厂,在那地方挣着微薄的工资维持他跟小妹的生活。

 雪慧被挑选上了戏校,那时的她,膛上装饰着一对由于青春的催促而突出来的鼓蓬蓬的房,部圆圆地鼓起来,细细的,头发象波一般滑腻柔软,又象带雨的云彩一样黑。

 她的妩媚,优雅自然的举止,加上几分天真的娇羞,自有特殊的人力量。雪森的学徒工资根本无法维持两个人日常的生活,于是他在工余之际便学了裁

 在所有亲戚那里借了钱购置一台上海牌的纫机。不到两年,他已是那一带小有名气的裁师傅。雪森特别擅长女式服装,他的衣服以时髦新颖而着称。

 而雪慧也全心全意地训练好她柔软得像花枝一样的腿儿。她的确竭尽所能,颇有成就,开始能在戏台上演出一些不大重要的角色,她在戏台上真象一株海棠似的袅娜。

 一种女英雄的轩昂气慨,含嗔带怒里蕴藏着微笑,眉宇间又透着脉脉的深情。她的唱词也很低回婉转。还有那武打功夫,在台上简直变成天女的舞蹈,把一般人都看得目瞪口呆了。

 只看见她的翩翩影子,偶有一声娇柔的叱咤,不由得会使人心里战栗。她卸妆下台以后,便有许多年轻人疯狂地追踪上去,大概想认识一下她的本来面目,但是她已经让哥哥接走了。

 父母亲留给他们仅有的就是这处小院子,昔日的豪华只剩下一些残影,高墙深院,红漆早已剥落。石间长着叫不出名的小草,是的地方,就生着厚厚的青苔。三月里的一天,天气晴朗,小院里一片芬芳。

 几天前连着下了几天的雨,空气中依然能感觉到的几分。他们有一表姐赵丽出嫁就在对门,她时常在他家里走动,有时帮着他捎把菜带个酱油什么的,也在他们的井台上洗衣服,要知道那时不是每个家里都有井的。

 她的动作风风火火,干净利落,充朝气,活是一头健壮的小母马。在后天井的厨房里,雪森正洗涮着饭后的碗筷,从那宽敞的窗口能见到丽姐正在井台上提水。

 很朴拙的一口深井,整块古老的岩石凿出圆圆的井口。镶着磨秃了的花边,井沿上年长久,被井绳磨出一道道深痕。

 鲜绿色的青苔和黛黑色的苍藓将井壁打扮得分外妖。他十分猥琐地看着她背影的曲线。丽姐属于那种丰腴的女人,当她弯下的时候,她的部仿佛充足了气的皮球。

 尽管是隔着一层衣服,他仍然感到一种犯罪的恐惧。但他还是磨磨蹭蹭地到了她的跟前,和她没话找话地说。

 由于她是蹲着洗衣服,不时要转身仰起头,大口地着气答他,从她敝着的衣领里,她那两只结实的子,正像一对小白兔似的,不安分地跳着。雪森对于女的身体,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不自地看着那双子。

 雪森的身体与肌都发展到年岁前边去。二十岁已经很大很高,虽然肢体还没有铸成一定的格局,可是象个大人了,一个脸上身上都带有天真淘气的样子的大人。

 他突然意识到这么偷看,如果让丽姐知道了,将是多么地不光彩。一阵由衷的歉意打心底里窜出来。丽姐的衣服都是让他做的,包括她的丈夫,他也会将剩余的布料为她的儿子做一件上衣,或给她做件内衣、衩。

 从没要她的钱,她也常来帮他干些熨衣服、纳钮扣之类的细活。院子里的通体被烈普照,还没到了夏天,雪森还是浑身烧燥地难受。

 他就光了长衫,褪掉长,只穿件短头仰八叉倒在凉席上。表姐赵丽前的那两团峰以及她那丰腴人的女隆体,折磨得他心思恍惚,挥之不去经常地出现在他的梦中。

 一觉醒来,他发觉了身下有了凉滑滑的东西,方才倏忽记得梦中有过幸福的故事发生。急切间起身看视,衩上单上有了一些异味的斑点。他翻身躺下,努力回味着梦中的一些零星片段。

 但就在这时,门偏被推了开来,接着有软软的起落声,地面发出吱吱咯咯的节奏,同时有一股浓烈的香气袭来。而眼前却是一团翡翠的绿影,一脸很狐很狐的媚态。雪森针剌一般先夹紧了双腿,就一个团跳坐起来。

 香气更是浓烈地刺了他的鼻子了,更听见她异样的笑,声声颤软如莺。丽姐一步一步挪近来,了丰腴的膛,使两个大子在衣衫里活活地跃动。

 宽大的软缎袖口甚至滑腻如脂的玉腕竟在骤然间触贴到了他的手。雪森看着女人微闭双眼等着他的赤身几乎要在那一触间软瘫下去的神色,狮子一般地跳下来。

 “雪慧已经上学了。”她轻声地说。“雪慧上学了。”他唯唯呐呐地跟着说。雪森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只披着一袭薄纱似衫的她,漾,睡眼惺忪地看着他。

 在她充暗示的目光下,雪森感到十分地迫切十分地不自然。他的心跳也咚咚地快起来了。为了掩饰这种不自然,他把目光移向另一侧。他感到不自然的同时,她也产生了同样别扭感觉。

 这个燥热的午后,本来该发生点什么事来,但却没有。那时候,已经有人过来做衣服了,当雪森急忙套起长时,他注意到这妇人对他说话时的媚眼和已经探出在口之外的舌尖。

 那天下午雪森烦燥不安地趴在纫机上,神差鬼使地把件衣服做得惨不忍睹。

 他愤慨地将它扔到了一边,随便找块布料没意识地了件女人的内,这件窄小的三角让他平静了很多,他一口气不停地赶了几条,却是越来越轻薄,越来越是狭窄。

 而且还别出心裁地缀上了花边,一想到这东西将紧紧包裹住女人的那地方,雪森不又心驰神往。

 以致在往后的日子里他对女人的内有种情有独钟的感觉。雪慧回家了,她除了早上到戏校学戏外,其余的时间还跟她的同龄人一样上高中。

 她那已经很早的身子使她在同伴中总显得鹤立群。而嘴里正叭嗒叭嗒像小狗一样着一赤豆冰

 见到那些很鲜的内眼前一亮,上前就挑起来一件:“哥,这都是我的吗?”“当然,都给你做的。”看着她爱不释手的样子,他只能这样说。

 那些日子里,无论是用拳头捶打自已的脑袋,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咒骂自已,雪森都发现自已没办法平静下来。

 他的脑子里总是为那天下午的事情追悔莫及,回到自已的房间,他像一头发了疯的狗一样,没头没脑地到处窜。

 他为自已做过的这件蠢事,已后悔了无数次。可是他还是无可奈何地向着挂在那里的一件件女人的衣服走过去,当他解开扣死的带,掏出自已那东西,面对眼前瑟瑟作响微微飘动的那件衣服,他忍不住要哭出声来。

 雪森腾出左手,紧紧地迫自已的下身,脸羞愧无地自容,一阵突如其来的快,伴随着巨大的幸福和沮丧,把他整个淹没了。

 火山一样的岩浆正从他的身体里出来。赵丽的丈夫王荣文是一个大她七岁的中学教师,常常梳理着光滑的头挟个很旧的皮包从巷里走到学校。

 有时,也会在晚饭后踱到他们家叹一杯茶。他来了,眼睛就不住地往雪慧的身上转。雪慧已经圆鼓起来的房,以及那尖硬的尖,十分耀眼地顶在轻薄的衣衫上。

 对于这么一个很老了的男人,雪慧也出不该有的轻薄神情。她直截了当地看着他的眼睛,还立即情场老手似地向他挤了挤眼睛,不加任何掩饰地挑逗他。

 他像触电一样,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又好像做贼让人当场抓住,脸色顿时发绿发青。他的过份的失态,让雪慧感到莫名其妙。雪慧喜欢让人吃惊,尤其是喜欢让男人吃惊,她喜欢男人为她的举止言谈目瞪口呆。

 雪慧的不在乎的举止让他很不自在。“阿慧快十八了吧。”王荣文手扣着茶杯子问。“还没,不过快了。”雪慧对着他一个笑脸,就滑出快的步子进了房间里。

 房间里,雪慧不知做什么地边做边唱起了戏曲,那声音清澈嘹亮悠远昂。邻居的人有一传说,说是上夜听雪慧唱戏曲,下半夜就听丽姐哼无字词。

 雪慧晚饭之后无论是洗澡洗衣服都喜欢唱上一曲,而丽姐却是要去了上,一挨上她男人就情不自地呻着,从不怕害羞不加掩饰。

 那时候没有电视,就是雪慧她们剧团的演出也是只能逢年过节或有重大庆典才会有的。人们除了在茶余饭后围坐一堆,说些街头巷尾的奇闻异趣,就是拿女人排遣这沉长的夜晚。

 丽姐作为这一带最亮丽的女人,自然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对象。而雪慧比她表姐有过而无不及,更是常让人们论尽了头足。王荣文的目光也随着雪慧的身影进了房间里,嘴里却也没闲着跟雪森搭讪:“雪慧还跟你住一房里。”

 “是啊,现在对面房放了铺,更是没地方了。”这院子并不小,但只有东西两厢房。好在旧时的厢房相对狭长,就在中间隔着一木板,前后放着两张。他就说:“雪慧大了,该让她搬出来。虽说是兄妹,但终究是男女。”
上章 悖伦孽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