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悖伦孽恋 下章
第四章
她手按着他的两,跟着扭动着肥颠簸不休,这时的她的确发,那一处已是涌出涓涓细,揩抹了一回,柔腻无比,他也是火甚炽,把自已那东西挥舞得虎虎生风,把她的那一处得唧唧有声,似猪咂槽水般生响。

 丽姐还低头去看那一处的碰撞相击,竟伸出手指对着他那东西的出入之势,套着那东西任它在她的手指间穿进退,水汩汩而出,她那手指却是捉不牢把不住。

 他只觉得她那一处地方一阵紧含,头也跟着热麻痕,她也叫了一声,那沙发就一下一下往门口涌动,最后顶住了房门“咚”的一声,把两人都闪了一下,她的头窝在那里,他正要停下扶正她,她就急着说:“我不要停,我不要停下。”

 双腿竟蹬住了房门,房门就发出哐哐的响动,身子撞落了挂在墙上的一张条幅,哗哗啦啦掉下来盖住了他们,她说:“字画烂了。”雪森也说:“字画烂了。”

 但他们谁也并没有动手去收拾那字画。雪森的时候,丽姐的那下面已是酥麻无比,经那热辣辣的一刺,随即一哆嗦,情不自地自个也跟着甩出了好多出来,她不娇声啼哦着,紧夹着男子的双股久久不曾放开,手指却把他的后背抓出许多道痕迹。

 ***雪森是不敢耽搁太久,出得她的门,见老吴的茶炉子已聚了好些人,孙寡妇是少不了的,还有她的那个智力有障的儿子,正自顾在沟那里看着蚂蚁搬家。

 暴牙李,还有补鞋的三儿,三儿照例高卷着袖子,把他的那个亮皑皑的手表无时不刻地展现在人面前,都是些长舌的妇人和闲着无所事事的老头儿,他们打发日子的方式就是东家长西家短,惟恐天下太平没了扯话的题目。

 雪森过去打趣地逗着三儿:“三儿,几点了?”“你自个瞧吧。”三儿把手表伸到他鼻子底下,三儿总不明白那长短几针跟那些数字的关系。

 雪森寻不着矮凳子就蹲到了地面上,老吴就招呼着他:“雪森闲着哪。”“上的是下午的班。”他回应着,凑上前要了一杯茶喝了。

 “这般早就到你表姐家啊,别吵了她俩公婆的好觉。”孙寡妇说,脸上就泛着怪怪的笑。三儿也凑趣地说:“要是我,有那么水灵的媳妇,每里都懒得起来。”“年轻人,可得爱惜自个的身子骨。”老吴对雪森低着声说。

 他疑惑般地对着他那张苍老的脸,心里却如同晴天的霹雳般,震得目瞪口呆。

 “老伯岁数大了,没见过也听得多了,打我眼前飞过的蚊子我都能分辨出公母。”老头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每句都像针一样扎到雪森的心窝里。***

 赵丽送走了雪森,从暖瓶里倒出少许热水,把她的下身试擦了一番。就一个人软软地躺到了上,只觉得心疾力乏,懒懒的不愿动弹,双腿也因为绷得久了好像了筋一样。

 她就这样赤着身子,只在下身那一处垫着一块手帕,让那些她心爱的东西回出来。好讨厌啊,怎么不完了,她心里头说,脸上却喜悦之不溢于表。

 年轻的男人真好,就是出来的那东西也这么浓稠。而且她的这个八辈子也打不着杆的表弟那东西更是少有的硕大,让她真正地领略到了男人的强健和的乐趣。

 ***赵丽是在她十八岁那年破的身子,经手的是王荣文,那时他是她的班主任。

 如同所有喜欢幻想的女孩子一样,老师在她的心中是神圣的,哪怕像王荣文这样貌不出众言不惊人的男人,而赵丽却是那种趾高气扬,无论在哪一地方也想着法子出人头地的女生。

 何况那时的她确有恃人的资本,她的脸蛋姣得像出水的芙蓉,站在其她女生跟前高出半个头来,腿更长了,肢更加柔软更有弹了,两条黑的辫子再也遮不住脯,那两陀馍头形的东西似乎也耐不住姑娘对它的束缚,鼓的,像是要撑破她的衫子。

 那时王荣文对她可谓是处心积虑,他先是投其所好让赵丽当了班长,这使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足,而且老是在她的试卷上加分,有时,考试时,他会久久地俳徊在她的旁边,还趴下头在她的耳边里说出了答案来。

 这不仅让她心中感激,而且体会到了成男子温柔细致的关怀。课堂上老师正在喋喋不休地讲着什么,而在他的眼皮底下,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赵丽的声显得格外枭枭,她一面向跟她同坐的同学倾吐着什么,一面拈着一支笔在白的手指舞,态度镇静。

 她的一对略大的黑眼睛在浓而长的睫下活泼地溜转,照旧蕴含着媚、怨、慵几样不同的摄人心魄的魅力,她弯弯的细眉有时微皱,便有无限的幽怨,动人怜悯,但此时眉尖稍稍挑起却又是俊英勇的气慨,因为说话太急了些,又可见到她的圆软的峰在白衬衫下一起一伏地跳动。

 从讲台往下窥视着的王荣文,他的眼睛肆无顾忌地在赵丽的身上游走,心里充着即将征服一个女人时特有的兴奋,使他真的有点不能自恃。

 此刻他的一只右手一只左手象两匹暴戾的猛兽互相扭,在疯狂的对搏中你揪我,使得手指关节间发出轧碎核桃一般的脆响,手上所奔现的激动是那种狂热的感情,那样搐痉挛的相扭揪,他正把自已的全部情一齐驱上手指,免得压抑在体内裂了心

 太阳的光象很快展开来的折扇一样进来,照在窗子上,把它的形影迷潆潆毫无光彩地映在了室内的地板上,和煦的阳光照在赵丽的头上,闪耀在她的头发上,只见温暧的光芒里面微细的尘土在上下飞扬,这样赵丽便迷糊地象在她的身上套着光环。

 终于她转过了头来,他们互相窥视着,只感到两个人的内心有一种共同的渴求,一种共同的忐忑不安的焦灼的心情。

 王荣文为那明亮的眼睛所陶醉,谁要是这样面对面地互相凝望着,谁就把自已的心给了对方,而且这颗心将被锢在对方的眼睛里。

 赵丽也一样,望着他那双眼睛,让她忘悼了整个世界,在那眼睛里她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充喜悦、欢乐和幸福的世界。

 班上的同学都下到操场做课间,王荣文把她留了下来,他心急火地等着其他同学磨蹭直到只剩下他们两个,就招呼赵丽往山上去,老榕树边他将赵丽的手握住。

 他全身颤动着,他的背上着一股热气,他把她的手放在边,赵丽把手背往上凑了凑,他吻着象一块棉花般柔软的手,另一只手就绕到了她的背后,并把嘴送到了她的嘴上。

 赵丽的脸上,身上让热气包围了起来。她什么都不知道,只听见自已的心房在跳动,王荣文将全身的力量全加在她的上。她紧紧搂住他,好象两个人已化作一体,他的热烈有力地往下,赵丽的嘴香软柔腻,使劲地往上凑和。

 他的手脚全凉了,无意识地往前躬了躬身,把嘴更严密、滚烫的往下扣,她的眼睛紧闭着,身子仰着紧靠着他。

 一番石破天惊的绵,只见赵丽波光潋滟秋水盈盈,刚刚经过一阵的嘴冲血地红红润润,吹拂着生命的气息。两个人情意未尽,相携着就往小径中走去,王荣文就指着那一片树林子问她:“你知道都说那地方是什么吗?”

 赵丽就不解地摇着头:“反正不会是好听的。”“人说这里边上的草皮都让男女的浸透着,难怪这里的草这么丰盛。”

 王荣文说了,赵丽就抗议着:“我不听,这么地情。”“有个对子就说这里的。听着啊,树林深处情意长,岩石底下幽梦多。”说完扯着他的手朝前面指点着:“这对子就说这些。”赵丽随他的手的方向望去,就见着不远的一丛树下有那么一对男女,女的半跪半蹲将头埋在男的小腹处,滋滋不倦呜嘬有声。

 她猛地醒悟,知道他们在做着什么,不吃吃地笑了起来,心也跟着慌乱着,紧搂着王荣文中的手便得更紧,王荣文乘势拉着她在一棵树底的石块中坐下,她就整个身子趴在他的怀中,扳过她的头两个身子就搂作一块,一时坠入了忘情的境界。

 王荣文把赵丽个身儿摆得如猫儿、狗儿一般,她浑身颤料着,使得那树也哗哗地摇着、响着,惹着不远处的那对男女朝这边张望着。赵丽就将面贴住在他的怀中,勾着他的脖子让他埋下头来:“别让他们瞧见脸。”

 王荣文便接着将脸凑了过去,两个更是亲咂到了一堆,四只手并不闲着,互相摸索了起来。他碰到了赵丽鼓鼓的两只子,那子是尖锥样的,象拨地而起的两座山峰。

 头软软的、的,三摸二摸,便象小兔子一样在手底下蹦蹦跳跳变得突出发硬,跟着手就向下滑,滑过平平展展连一个皱褶都没有的一片平川,就让带隔住了,手指像瞎了眼的虫子,在那里急得不知所措,胡乱地钻探着。

 赵丽才住一口气,让那肚子陷下一些,手指就受到了鼓舞勇往直前,爬到了稀稀拉拉几形成的一个细细长条,把个女人火辣辣、热烫烫的一处尽致地突现在他的手里。

 赵丽哪曾受过如此这般的逗,只有娇呢喃、紧搂萎缩的份儿,早已不知心在何处、身在何方,该做什么,不知所措之间,撞到了他裆间那隆起的一堆儿,心慌意之间摸也不是,捻也不敢,只是动也不敢动地用手肋顶着它。

 直到响彻上课的呤声响彻时,他们才如梦初醒从情意绵绵之中分开了身子,赵丽惊慌失措地忙着抖落了身上的树叶,沾在衣衫中的草屑,而裙衫更是零不堪,上衣领间的几个钮扣被解开,罩也被挪动了位置,下面的在大腿上,整个身体狼狈不堪,幸好他帮着她整理。

 等到了教室,全班同学已经各自坐好,赵丽感觉到他们的眼光都怪怪地,好象全把她看透似的。

 就象一只受了惊吓的小母鹿眼中含着被追捕时的恐慌神色。那天的晚上,赵丽穿着无袖及膝的白底蓝花裙,裙子的腹部都紧绷着,那种薄薄的纯棉面料体紧贴在膨体上,让她有些快点解的渴望。

 她正在自觉或不自觉地预谋着某种游戏,这种游戏远比课堂上那些数学公式或定理更加有趣。整个校园已失却了往早的喧哗,有的是寂静,鸟儿在唱着歌,那嘹亮的嗓子天真地、欢乐地唱着。

 王荣文是独自住在学校里的单身宿舍,平时有些时候,赵丽会跟其她的女生帮他收拾房间,换洗被褥。

 但像今天这样独自一个,而且是在夜晚却从未曾有过。王荣文是高兴地她的到来,他那头发刚修整过并涂了少许的发油,闪着润泽的光亮,脸上则是经过努力而镇定下来的笑容。
上章 悖伦孽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