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悖伦孽恋 下章
第五章
这让赵丽生出莫名的兴奋,好像她们间的位置颠倒过来了一样。他把一样东西到了她的手里,是块很稀罕的巧克力糖,赵丽一声不吭地剥掉锡纸,咬到了嘴里,王荣文伸过脸去,咬住了她留在嘴外面的那一截。

 他们紧紧相拥,彼此吻啮着,放肆地息。随即他把赵丽就掳到了上,自己站立在边手忙脚着衣服,当他赤着身子爬到了上时,赵丽只知他的气息渐渐变,一股温热的气流到了她的脸上。

 对于男人赤体赵丽并不陌生,夏日里大街她都见过,也曾有过走神向往的片刻,但从未有过如此相近、如此直接的时候,一种神秘的体感应惊悚地降临。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内让他掉了,她就觉得没有了下边的紧缩有点不习惯,她半推半就地扭昵着,只觉得下面那一处男人的东西正坚锐无比地迫近,她惶然不知所措,对着那不着边际胡乱顶撞的家伙该怎样帮着,只能努力扩张自己的大腿。

 接着,他的手指拨开了她还不那么茂密的,掀开了她那一处丰盈的小花辨,一阵揪心裂肺的疼痛使她不惊叫起来,双手不知哪来那么大的气力,一下就把他的身体掀起。

 面对着目瞪口呆的他,她的心里也不生出好多的歉意,她扑到了他赤厚实的膛上。她偷眼溜了一下他间的那家伙,见那状的头儿正淋地悬挂着,而且还伴有少许的血丝。

 这是她第一次见识男人张牙舞爪的具,硬坚使她怦然心动,心中又再一次感到了焦灼,她又再躺了下去,这一次把大腿屈膝张开,他再一次进入时,比刚才顺利得多,赵丽也有了种令人发狂的激动,一连窜的晕眩和跌宕,尽管还是有点痛感,但出的好些使她减轻了好些。

 她感觉到自己正淌在一条从未经历过的河中,她被自己溺水而死的息声所惊摄。赵丽正苦尽甘来食而知味时,她已经领略到了憧憬好久的那男女爱时的畅快。

 王荣文却又倾渲而注,她只知那下面在一阵越爽快之中,就空的无处着落,这使她更加急迫地动着股,还将肢扭起凑合着他,一双眼睛热切地对着他。

 王荣文的那一东西正在她的里面悄悄退却着,当它落的时候,随着也带出了好些浓稠的,而且还渗着丝丝红渍。赵丽惊讶地面对那些汁,任凭它是顺着她的腿渗单上,王荣文才慌乱地拿着枕巾,捂到了她的那一处。

 王荣文对着上这具起伏曲折的体,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他清楚这女孩子已经让他打上了烙印,如同完成了一项艰难的使命一样,他的脸浮起着惬意的笑容。

 第二天,他知道赵丽请了病假时,心里不暗暗吃惊。他赶忙买了些水果粉就到了赵丽家,到了她家时,他还一颗心忐忑不安地不知接他的是什么事。

 赵丽的母亲把他进了门,并陪着他上了阁楼,那是她们姐妹俩的闺房,对于赵丽的老师能亲自到她们家中探病,老人表现出诚惶诚恐的感激。

 上午的阳光还没那么热烈,阁楼里的光线晦暗朦胧,他看到了墙壁上三个女孩子放大了的照片,其中也有赵丽,赵妈妈就上前指点让他看,都是她的女儿,赵丽最大,王荣文看着,她们都有一双眼睛又圆又大,眸子黑得发蓝,从小便是一个美人胚子。

 王荣文心急火燎地等到她母亲离去时,急切地问:“怎么一回事?”“没事啊,只是我害怕让人看出来了。”赵丽也没起身,呆在被子里说。

 “傻孩子,这怎么会呢。”终于他一颗心如释重负地放下了,又为赵丽那娇憨动人的神态暗然心动,有一股异样的气息在缓缓飘浮,他说不出这气息是甜的是香,只觉得它温馨醉人,得他本来已疲倦的大脑蓦然兴奋起来,体内轰然膨,清醒地意识到自个是男人,体魄强壮公牛一般的男人。

 他感觉不会错,男人对于来自异体的气息是绝对不会错的。她躺在上,小母狗一样脉脉含情地注视着他,他甚至想到了被窝里的她一定光着身子。

 王荣文坐在她的身边,半拉股怯怯地靠着她的身子,嗫嚅道:“我会对你负起责任的,而且一定会好好地待你,我们会很幸福的。”“我相信你。”她说着,将被子欣开了一角,暗示着他,他清楚的看到了她光洁的肩窝和肩窝旁边浑圆的房。

 “我知道你一准会来。”她说着抓着他的手,轻轻地按到了自己的房上。他着她房的手激动得直颤抖,怕损坏了一样爱怜地轻轻抚摸着,少女的房尖了弹

 他的手掌心抚到了发硬的头,小东西顽强地毫不驯服地立着,让他好奇地使出另一手段,他用两手指捻着它,挤着,摩挲着,赵丽的身子在被子底下如虫一般地动不止,嘴扩张开了,从喉咙里叹出长长的一声呻

 他不语,直直地盯着她波光闪闪的眼,然后,他把他的嘴了下去,接纳了她急迫地伸出的舌尖,那舌尖一经进入他的口里,就快乐无比在他的里面放肆地搅动。

 他的手顺着她平坦的小腹向下挪动,此时像蚂蚁一般地在她的身体上来回游走,或轻触细抚,或重捏迫,或迟疑,或放肆,或心有余悸,或了无顾忌,走走停停,戳戳点点。

 再往下面,就碰着了她茸茸的那地方,小草萎靡稀疏,而且早已是沾霜带,探探摸摸,只觉那一片神秘之地,别有一种情趣,用手指转了圈圈去摸,麻醉醉得赛似过电。

 她让他调拨得小脸通红,眼睛睁得越发的大,越发的清光闪闪,像一只发怒的小母猫,又人又可爱,看得王荣文发起呆来,赵丽不觉怦然心动,一条绒绒的虫子在心里头慢慢地动起来,搅得她心里奇却又无处可搔,有一种说不出的焦燥和兴奋。

 他的情已经到了极致,小腹下的那东西硬揪揪的得难受,他妄自身来,就从裆里捣出了青筋暴的那一,就掀起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

 一玫瑰红有缎被面,横躺着一俱光光溜溜雪白的体,那香丽是他从未曾见识的,他艰难地咽下了口水,他发现玉体横躺的她眼光同样感到饥渴。

 王荣文捞过她的一双腿,把它放置在沿上,就急切地褪下了赵丽的内,他发现女人的那一地方竟是如此精致美妙,稀疏的掩映下,那肥厚的两片如花瓣一般渗香,微张着的小像极了含苞放的花蕊,能感到咻咻地动弹着。

 他饿虎扑食一般地猛然一,一个身体倾到了赵丽的肚腹中,当他的头接触到时,那地方弥漫着融融的热气,他不用力把身一耸,这一次可顺畅得多了,一下子就尽而没。

 赵丽哎呀一声,一双玉腿紧夹到了他的股,这让他没处拖力,嘬口就在她的脸上吻,闭起眼睛细细地体味着那温暖的花心中间不容隙的感觉。

 好会儿,赵丽才松开双腿,将那白光光的大腿掰得大开,他这才尽情地狂纵送着,把那男人的那一挥舞得如疾风骤雨,将下的赵丽折腾得娇哦连连,一张粉脸酒醉般地红云绕,一双俏眼波光潋潋,还有嘴角,不停地随着他的送冽开合拢。

 王荣文情知已到了紧要关头,就将赵丽的一双腿扛到了肩上,昂然奋起急剧地冲刺着,眼见着自己黑的东西在她的花蕊间进出,花瓣翕合水汪汪,耳听着啪啪的撞击,赵丽如大病般的吭哼哦,一双玉足已抵到了她的额间,还有铺咯吱咯吱地叫。

 他如痴如醉的将造物主不惜工本制造出来的东西第二次强行献给了她,溅的快意是人心肺、夺人魂魄的,他只觉得整个身体轻飘飘地断线的风筝,在云端上摇晃漾,体内百骸俱畅,四肢也随着松驰。

 ***老吴面对着那扇紧闲着的红漆大门,漆体已经风蚀雨浸剥落了很多,出了原木的颜色,一付门环也因好久没用失去了一个,伸出院墙的桂花树桠叶褪枝枯光秃秃的。

 这时赵丽出了门,如同遥远的天际飘过一朵彩云,围在茶炉上的人眼睛不一亮。这妇人该瘦的地方没多一份赘,刻胖的那一处却丰盈隆突,脸蛋圆圆的漂白见亮。

 两条细眉弯弯活泛生动,最是那细长的脖颈腻如玉,显出两个很高的美人骨,斑斑驳驳的光影披了一身,上边是圆领无袖的紧身小衫,下边一条紧身短裙直箍得肢弯弯腿端长如锥,衫儿是红色的,红得火彤彤、热炎炎,两截的臂膊便显得如刚出水的藕节。

 她正反转着身子锁门,随着她的扭动前两陀圆嘟嘟的子便扑腾扑腾的料动,她的身子微微前倾那窄短的裙子把个股束缚得浑圆,连内里衩的边缘都现了出来。

 老吴就连忘怀觉得光是两个眼珠子真的不够用了,等到妇人走远了还依依不舍地紧追其后,看着那丰的微微后翘的股随着每一个步伐的迈动千姿百态地扭动,心里嗖地一阵酥麻。

 裆里那酷睡多年的东西变得坚硬硕大起来,心里头就喜滋糍地更加变本加励肆不忌惮地对着来往的女人张狂,手里却极尽温柔地抚摸着蹲在旁边的猫儿,那猫儿就适意地喵喵叫唤。

 她昂着头,赵丽招展地从他们跟前经过,笑眯眯的双眼来回逡。她喜欢看那个寡妇的傻儿子盯着她时半张着嘴,嘴角着粘乎乎的唾沫那蠢相,喜欢看其他男人贪婪的目光。

 这会使她心里产生愉悦的快。“这女人嫁过来好多年了吧,怎就越活越鲜。”暴牙张目光随着她远去的背影念念不忘地说。

 “她嫁来时才多大啊,还不是高中才毕业。”张寡妇接过话来。雪森不大敢走开,惟恐一离去,他们不定又会编排出他的什么话来,就见那傻子在一旁自顾捣出自己裆里的那一,甭看这家伙傻乎乎地不知冷暖不知饥不知香臭,却令人惊讶的有着人类的本能望。

 眼下,他正津津有味地自个玩着具。憨家伙无动于衷仍然玩得起劲,一那玩艺被他玩得怒气冲冲通体紫红,硬得骇人硕大得骇人。

 玩着玩着,憨家伙突然全身一阵搐,鼻涕一样粘稠的忽地出去好几尺。这时,他突然扑进到了张寡妇的怀中,张口结舌语不连贯地说:“妈,该回家喂我了。”

 张寡妇的脸上顿时变得惨白,拍打着她的傻儿子说:“早上不是喂了吗,怎现在还要。”傻子就挽着她的臂膀,来回摇晃着说:“人家想嘛。”

 张寡妇让他得没法子,只好跟他走了,边走还边骂咧咧地,又是打又是推。三儿就瞄着手腕上的表:“这才什么时候啊,又吃饭了,傻子一天要吃多少顿啊。”“你知他是肚子饿了。”老吴不地说。

 别说三儿,就是雪森也是一头雾水,不知老吴说的啥。

 他觉得老吴比王荣文更像老师,说的都是深奥难懂的话。雪森回到了家里,早上刚刚经历过一阵如火如荼的情,心中对女人的那份动安静下来,他充灵气地在纫机前,一下子就做出了一套衫裙出来。

 赵丽从菜市场回来,帮他买了好些菜,两人见面,不免又是一顿卿卿我我的绵。雪森捧着她濡的脸,她咻咻的鼻息在面上,闪动的睫在他的手掌心里像小飞虫。

 赵丽手里还拎着菜篮,就把个身子挨向了他。雪森把手伸到她的衣服底下搂紧她,隔着酸凉的汗渍和许许多多玲珑累赘的东西,她火热的身子仿佛从衣服里蹦了出来。雪森吻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虚飘飘的叫人浑身力气没处用,只有用在拥抱上。
上章 悖伦孽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