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悖伦孽恋 下章
第七章
赵丽真不知那时候,自己怎么就没注意他,利令智昏地无法抗拒王荣文的魔力。她竭力地在他的黑眼镜里寻找他的眼睛,可是她只看见眼镜里反映的她自己的影子,缩小的影子。

 她呆瞪瞪地看了半响,挨着他坐到了草地上,突然垂下了头。她把额角抵到了他的前,她觉得他颤抖得厉害,连牙齿也震震作声。

 王相中伸手去搂她的肩膀,那手僵硬地不知所措,赵丽的感觉就来了,无数小小的冷冷的快乐,像金铃一般在她的身体的每一部分摇头。

 她紧紧地抱住他的手臂,还想抱住其它的地方。小妮子却是顽皮惯了的,从他们旁边的石凳上耸身一跳,正好落在他们的背后,也将紧挨着的两个身子硬是触电般地分开来了。

 小妮子就吵嚷着要到山上玩,赵丽让她得没法,就牵着她的小手,同王相中直往山上走去。

 一走在通往山上的林道,感觉就凉快得多了,王相中头的汗水也在山醉醺醺的树木中很快就消失,他望着走在前面牵着女儿小手的赵丽。

 因为热,那灵蛇似的辫子盘在头顶上,出衣领外一段唧唧的粉颈,细细的,明显的曲线,张牙舞爪般地散布着惑。

 便有一种软溶溶的、暖融融的感觉泛上他的心头,这快乐的逆搐着全身,紧一阵,又缓一阵,林中的风也就紧一阵、缓一阵的吹来,发出一蓬一蓬的的青叶子味。

 他们在山顶上的一个亭子里停了下来,当小妮子快地跑开时,王相中把手臂紧紧地兜住了她,重重地吻她的嘴。

 小妮子追遂着一只好看的花蝴蝶,那蝴蝶像是故意地在逗她,总是飞着几步就停留下来,等到她跟上去,却又再向前飞上几步,就这样,把她引到了更深的林子里,随即它高高远远地一晃,不见了踪影。

 小妮子这时才感到四周静寂得可怕,就撤开小腿往回跑,到了那亭子里,发现大人不见了,她并不害怕反而出了笑脸,以前王相中都是这样逗着她玩的,她就四处转悠着寻找。

 见那边有一块很大的石头,她感觉他们一定藏身在那里,就悄悄地踱起了脚尖爬上大石上,果然,他们两个正在石块的后面。

 但眼下的一切使她不解,越是心中困惑她越是憋住声想看个明白。妈妈赵丽半仰着身子依附在石块上,一双大腿从裙子里伸了出来,正高张着。

 而王叔叔蹲在她的面前,附着身子正在努力顶撞着,一个股筛得团团转,她见赵丽脸绯红,眼睛就剩一条儿,嘴里同时呀呀地呼着气,想必是很痛苦,不暗暗地为妈妈担心。

 当她换了另一个角度时,她见到了男女小便的那一处却神奇般地紧连在一起,同时,那里很多的发竟是那样的浓密,分不清是谁的相绕。

 而妈妈却换了另一付嘴脸,眉飞眼笑地叫得快不绝,而且双腿这回竟夹紧在王叔叔的间,下面的股还一耸一耸地跟着他的刺而凑动。

 她看得惊奇,一双眼睛骨碌碌地转,男人的那具跟小孩子的真是不一样,就是那颜色那黑紫着好多,看得筋暴突竟是那么狰狞可怖。

 不一会,王叔叔就大病一样,一个身体抖动得厉害,整个人就软瘫瘫地趴在妈妈的怀中,妈妈就安慰着地用手在他的头上、背上抚摸不休,还用嘴亲吻着他哪。他们相在一起的那地方,却有了好多的汁,看来是哪个了的。

 ***张寡妇有丈夫,只是远在泰国,六十年代初时他们刚结婚不久,她丈夫受不了饥饿,跟着人偷渡过了香港,后来又到了泰国,听说在那里又重新娶了老婆。

 是最近这几年才有了信回来,也逢年过节捎寄些外币来,但是,张寡妇的名字早已家喻户晓,大家也就没有改口,背地里还是这么称呼她。

 张寡妇是横拖直拽地把她的傻儿子拧回到了家,她害怕这个没脑子的儿子等下还会做出些更越轨的事体来。

 都是赵丽那货惹的祸,整天涂脂抹粉把自个打扮得妖似的,眉飞眼挑,轻薄调引,这蠢货就是遇不得她,远远地一见着,下面那东西就急剧地涨了,就会不自出来。

 一回到家中,张寡妇就关闭了门窗,随即子,把个白花花的了出来,她趴到了榻沿上,招呼着傻儿子上来,傻子嘻嘻哈哈地傻笑着,将到了嘴边的垂涎努力地进嘴里,就扑到了母亲的身上。

 自个捣出那又是硬了的具,从她的股后面就急剌进去。张寡妇嘴里叫嚷着慢着慢着别痛了我。

 其实她的那一处地方早已是涎濡漫溢,沾了一丛蓬蓬的,傻子浑身的莽力也集中到了下体那一上,一经入就狂滥送,傻子爽快的时候,就哇哇大叫,全然无所顾及。

 张寡妇慌忙扭转了身子,就将他的那东西开了来,反转着身子搂紧了他,一张嘴就贴向了他,把他的声音捂住。

 傻子的那一悬挂着,急得整个身体胡乱摇晃着,就在张寡妇的腿、肚腹那地方顶着抵着,最后,竟把她掳到了上,重重地甩下,抄起她的双腿,就在沿上股猛地一耸,那圆有加的具就朝她母亲那地方狠狠一,秃地一声,尽沉没而入。

 张寡妇心里不一颤,嘴里轻哼一声,就摊开着整个身心尽情享用着傻儿子给她的刺。傻子愣愣地别的都不会,唯有他那东西特别的感,它在她的道里面横冲直撞时就感受到了妇人壁的紧锁。

 这种爽快使他更加奋力施为,进出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没一会,就头的大汗淋漓,整件背心也漉漉的,已紧勒进一疙瘩一疙瘩隆起的肌里。

 挥洒着的汗珠也洒到了妇人的身体上,但下的妇人已是四肢颓废,浑身乏力,敞开襟子,一身光润腻滑的白,还有山峰高耸着的两陀,任由他一个壮实的身体为所为,却又不敢高声叫喊,只有强忍着扯过被子的一角咬到了嘴里,鼻子咻咻地急剧息。

 张寡妇有名字,而且还很文雅叫兰芽,其实她的眉毛细细弯弯的,鼻子也很端正,肥厚的嘴,但和她那双乌黑的眼睛凑到一块,这脸型给人娇柔的感觉。

 那一年她四十多岁了,正是花儿盛放如狼似虎的时候,男人的远走他乡,让她变得沉默寡言,抑郁不,脸上常现出困乏的神色。

 乌黑的眼睛没有光彩,没有表情,有时出一道黯淡的阴沉沉的火焰,她爱发牢,而且觉得诉诉苦可以减轻她的忧郁。

 虽然她怨恨没良心的丈夫又在外面成了家,远在泰国的他并没忘了她们母子俩,逢年过节什么的也会托着人捎来港币或是东西,这在那时很是稀罕。

 后来形势好了点,就每月寄港元过来,让她的生活没有了顾虑,物质的充足让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为一的三餐费尽心机。

 只是她挨不到晚上,空总是让她彻夜不眠,以前吃糠咽菜时倒没觉得,一躺下只盘算着明儿早起,到哪一处寻些活计。

 夜深了,隔壁一条巷子里的人声也渐渐静下来,却听见一个人大声地打呵欠,一个呵欠拖得非常长,是纳凉的人困倦到了极点,却还舍不得去睡。

 一上就是一个人在黑暗里,无非想着以前跟男人的那回事。她的手哆哆嗦嗦地把身上的衣裳了,再就是觉得手臂与大腿怎样的摆着,于是很快就僵化,手酸脚酸起来,翻个身子重新布置过,图案随即又变化过来。

 股高高抛起,把那处地方尽着显现出来,再翻个身换个姿势,朝天躺着,脚骨在黑暗中划出两道白线,笔峰在膝盖上顿了顿,踝骨上又顿了顿,脚底向无穷无尽的空间直蹬下去,费力到了极点。

 只觉得下面的那一张干燥的嘴,两片嘴轻轻地贴在那里,就是觉得它的存在不能忍受,尽管翻来覆去,颈项背后还是酸痛起来,就迷糊地睡了。一只母猫在窗外突然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喊,妇人突然惊醒了,感到舌头有点干枯发苦。

 她艰难地用肘子支起身子,脚的梳妆台上圆圆的大镜子映出她的体,妇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拉上了单遮住身子。

 她羞红着脸,有一种别样的意趣,甚至让妇人自己也生出一股我自忧怜的感慨,看见自己的脸映在玻璃窗里,就光是一张脸,一个有蓝影子的月亮,浮在黑暗的玻璃上,远看着她仍旧是年轻的,神秘而美丽的。

 须臾,妇人像下了很大决心,一脚把单踢下收腹地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充裕悠闲的生活让她的身体益丰盈,皮肤上泛起一层粉般的光芒。她的前,却像是一座拨地而起的山峰,是尖锥样的。

 头软软的、的,中间陷下去一条,成了山顶又有沟,沟里头还有些分沁物,再往下面,平平展展连一个皱褶都没有的一片平川,稀稀拉拉几,形成一个细细的长条,服服贴贴,顺顺溜溜。

 张兰芽随意地披了一件宽大的外衣,搬了张椅子在天井里,雨后的天气很清新,暖暖的月光从花架漏下来,斑驳地洒在她的身上,她觉得脖子有点,像有人在耳垂哈气,妇人伸展着四肢,头颅左右晃了晃,像被男人入侵那样。

 她的指甲经过精心的打磨,平滑润圆。妇人的中指从间划过脖子,又哆嗦地爬上一隆起而有些松驰的山岗,在那通往神奇境界的关健所在慌乱地摸索了一回,三摸两摸,那峰就像小兔子一样在手底下蹦蹦跳跳。

 手向下滑,又继续地游弋着抵达一片有点干枯的草地,她的手陌生地探进荒废好久了的地带,想在这片曾经的沼泽地找到久违的感觉。一番努力后,不心帙摇,得意忘形,狂起来。女人痉挛了,她打了个寒战,喉咙深处发出一阵快乐的呻

 从那以后,妇人食而知味,无数次在睡不着的暗夜里重着这令人死的游戏。但做多了,却使她的心里更是惶惶茫然,没处着落。白天里却又昏昏然全没了精神气,而且见不得男人,脑子尽是男女爱。

 她翻来覆去,草席子整夜沙沙作响,板格格响着。邻居婴儿的哭声,咳嗽吐痰声,踏扁了鞋跟当作拖鞋在地板上擦来擦去,擦掉那口痰,这些夜间熟悉的声都已经退得很远。

 听上去已很渺茫,如同隔世。后院里一只公的啼声响得剌耳,沙嘎的长鸣是一支破竹竿,抖呵呵的竖到了天上去。忽而有个汉子发声喊,叫醒大家起来倒马桶,是个野蛮的吠字,有音无字,在朦胧中听着特别震耳。
上章 悖伦孽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