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夺妻 下章
第47章 越加晶莹
长出来了?”李衿慢慢地拨着,感觉指尖刺刺的触感“卿卿还想不想再剃一剃?”“唔…”被她摸着,身体深处不断痉挛,沉静姝有点等不及,遂咬了咬,羞道:“随,随你吧。”竟然随她了?李衿不一笑,想:果然像太平说的,是个沈呆呆。

 “那,我就剃了?以后也好给你用东西。”李衿眉眼含笑,望着娇羞的“沈呆呆”手慢慢把她的亵了下来。

 一双修长玉腿,连同那微微冒出茬的,一道展在李衿面前。“真美,”她兴奋地了下嘴,手指按上沉静姝的小腹。弯了弯角,李衿轻佻地看向沉静姝“待会儿衿儿一定好好姐姐,要得姐姐死。”

 沉静姝被她的孟轻浮之语羞得面通红,不由缩了缩身子,暗道果然是个登徒子。李衿暂且帮她盖上锦被,随即下榻去唤来几个婢女,要她们去取些东西。众婢女很快抬着木托盘便鱼贯而入,皆是懂事地垂首低眼,不敢多窥探帘帐内的

 可毕竟是有人在旁,沉静姝窘得脸臊红,却见李衿淡淡掀开她的被子。“衿,衿儿?”李衿料她是羞了,暖暖一笑“没事的,我的人很懂事。”

 唤过其中一个婢女,李衿执起盘中银亮狭长的小刀片,放入烈酒中蘸了蘸,又在旁边的小截红烛上反复烘烤。

 “来,”李衿温柔地看着沉静姝“卿卿把腿分开,我帮你把处理了。”“唔…”身体羞得发红,却依然不由自主地照着李衿的话做,沉静姝向后撑着手臂,把腿慢慢地打开。

 双腿间的私地早被李衿用秘药抹过,故而这么久了,那也只是冒出寸把不到的茬,硬硬的立着,有点扎手。

 李衿一手执着刀片,另一只手拨着她紧致的两片桃的大,仔细查看沉静姝美妙的。指头轻轻地着她,忽然就见那细细的桃源里,出几滴甜美的花。李衿用指头一勾,便拉了细丝。

 “卿卿这就了?”李衿调笑着,故意把丝拉长,让沉静姝也看到。“嗯…”今动情的程度显然超乎寻常,那蚕丝一般的被李衿拉得老长,剔透而亮。

 忽的断裂,李衿磨磨手指,笑了笑,拿过热水浸泡过的小巾,敷在沉静姝的上。热乎乎的帕子贴着私处,软润叫沉静姝嘤咛一声,只觉得羞臊得快晕厥。

 “先把你的小茬捂一捂,”李衿手盖在沉静姝的小腹上抚,拇指隔着热巾按住她的蕊珠,慢慢地研磨。

 “嗯…”被抚慰的沉静姝即刻发出低,感觉被李衿着的前头,好像…起来了。李衿角勾着一抹漂亮的弧度,她当然知道沉静姝那里起了,只是依然按着着,让她更加受着这感的抖颤。

 指腹围绕那颗微微凸起的小珠儿,时轻时重,一圈一圈的打转。“嗯啊…”李衿很熟练地调教,沉静姝息渐起,白生生的脯起伏不定。一对丰微摆生波,尖端那颗豆渐而收缩发皱,硬鼓的凸起。

 下身一阵一阵地酥麻,沉静姝手臂发软,不住就要往后瘫倒。被摸得好舒服啊…腿发着抖,久未被抚过的身体,腾起的情便如炙热的火星子,顷刻燎原。

 沉静姝仰起下巴,煎熬又舒服地着气,李衿却突然停了,将那盖着的帕子掀开。陡然一凉,沉静姝不缩紧小腹,那颗红红贝间的小珠便颤颤抖了抖。

 分外妖娆,李衿却不再安抚她,转而开始用刀片剃她的小茬。“呲,呲…”冰凉的刀锋轻轻红的贝,有意无意地拂过那颗起的娇,刮起异样的快

 李衿的轻柔地持着刀片,尾指微微翘起,指尖也有意无意地去拂沉静姝的私处。每每一掠,么么的花便会紧张地鼓动,那张小嘴便会又洒出几滴

 而不止,连带着里也一阵火烧火燎,沉静姝憋得难受,李衿却视而不见似的,只专心把黑色的茬剃掉。变得更加干净娇,李衿终于满意,把刀片放回盘中,用热巾把她私处沾染的茬擦干净。

 抬着盛放刀片托盘的婢女褪下,随即又另有两个婢女上前。一人的盘里托着个矮胖宽肚的小瓷罐,一人的盘里则托着个四方的盒子,扁扁的,不晓得装着什么器物。

 沉静姝隔着纱帘也看不分明,只猜是思不归又要用什么物什折腾她。在温池山庄时就被她用各种器物捣过处,每每总是叫她抗拒不得。

 莫名想起那本看过的册,内情不自涌起暖热的。沉静姝轻轻咬了咬,暗自羞窘,没想这心之后,身子感成了这样。

 真是太不害臊了,沉静姝闭上眼睛,想要自己冷静下来,毕竟即便是心,也不至于真就渴成这样吧?实在有辱斯文!可偏偏,越是强迫自己不要想,身子也是实诚地发,那处始终燥热着不给她解。又是被剃了,光溜溜的赤,更是感。

 “卿卿?”李衿轻柔地唤她,沉静姝下意识地睁开眼睛。“怎么了?”李衿笑意盈盈,右手拿着白瓷罐,左手则轻轻拂着她充血的蕊珠。“涨了好大呢,”李衿注视着赤红的小娇看了一会儿,又对沉静姝笑笑“再忍忍,待会儿进去了才。”

 “衿儿…”沉静姝难为情,羞愧不已,却见李衿撬开白瓷罐,用手指挖了一团香白的膏体。“我给你润一润,好给你上环。”

 李衿把膏抹到沉静姝的小户上,再曲起指节,着那软膏,慢慢抹匀。膏体微凉,涂在处别样润滑,李衿认真的掰着娇的户,将膏体均匀摩到黑色生长的地方。

 “嗯…”丝丝缕缕着沉静姝,她很快受不了了,一夹部,带动着前头的蚌一起动。再次从口挤了出来,李衿涂抹膏体明显感到了腻的滑。看来,她的卿卿确实动情得厉害。不住也感到内有些热,但李衿很快忍住,回头把香膏放好,取过四方盒子。

 打开,只见里面有一个玉质的细圆环,圆径大小如扳指,像是闺房娘子的首饰。这东西名叫仙环,乃是武后发明的房中器物,顾名思义,就是用了可叫人动,死的好东西。

 李衿留下配套的如意勾,便挥手让那些婢女都褪下了。她低头看着沉静姝干净如白虎女的花,忽然用两只手指按着她的软分开,让那颗的蕊珠大大的出来。

 然后,把仙环套在红的蕊珠上!有香膏做润滑,沉静姝只感觉那处感一紧,像是被什么好好捏住不放。

 “嗯哼…衿儿…”仙环套在肿的花珠上,紧紧箍着这颗柔感,沉静姝越是被箍越感,花珠越是涨得厉害,就越是被箍得紧!

 如此循环,花珠随着沉静姝下意识地控制而时大时小,一次次被圆环箍着,就如同有人捏着蕊珠不放,当真是飘飘仙。沉静姝浑身都在颤抖,纤不断扭动,双腿打着抖地想抬起玉,却又都只能在这肿里无力地跌回榻上。

 怎么这么?她要不行了…李衿瞧着她煎熬,目光留在她脯上的两团雪丘上,看它们亭亭玉立,又耸耸颤抖,心中亦是一片火热。“卿卿要出来了?”她故意调笑沉静姝,眼见她软如泥,干脆握住她的白玉似的足踝,一扯,再一拽。

 “啊…”沉静姝当即一滑,瘫在锦被上,浑身娇软无力。那处受了波及,花颤颤而抖,越加晶莹,而核也缩了几缩,麻酥感让沉静姝既难受又忍不住享受。

 李衿把人拉着躺平,提高她的玉腿,再大大的打开,往沉静姝的下垫了一个小枕。剃了部红人,李衿将沉静姝的双腿暂且放下,仍让她保持张开的姿势。

 玉高抬,本该滴下来的只能沿着会向后庭,润润地了小菊。李衿伸出指头,点在那红紧皱的小菊口,稍稍往里戳了一戳。

 “嗯…”菊口立刻收缩,菊口小小的褶皱顿时夹着李衿的一点点指尖,似在邀请她蹂躏。真是个会的妙处,李衿略有些遗憾山庄里她还只浅过这小菊几次,如今还在幽州,手头的器具又不全,待她回了洛,定再好好玩她的这处。

 收回手指,李衿看着口,忽然狡猾的一笑,道:“我看看卿卿这水得,怕还要再等等才能进去呢。”

 “唔…”沉静姝有些急躁地缩了缩处“衿儿,我…”口里头的麻似乎比平都要命,也许是李衿密药的影响,沉静姝很想被她…进去,狠狠地捣

 “衿儿,呜…”沉静姝不住呻,想要李衿替她缓解,却又还被一丝理智拉扯着,羞地不开不了口。李衿却是个十分有耐心的。

 “卿卿想我你了?”她笑着,右手轻轻抚上处,漫不经心地触碰。下体有如火烧,指尖的拨更引起滔天,呼啸而来淹没沉静姝。心紧紧缩住,前头的核被箍着,沉静姝玉一颤,竟然自己小出来。

 “啊,唔…”瞬间的身似乎有些安慰作用,但即刻就是更火上浇油的灼。“啊,啊…”李衿略有些吃惊,没料沉静姝竟然自己夹着小出来。看来这“媚”膏的药效也是非同一般。但这仅仅是外用助兴的,多还是滋养娇处的功效,倒是沉静姝的身子,感至极。

 小珠加倍的充血,李衿欣赏着这美景,暗想她的卿卿这般容易被拨调教,等到了洛以后,怕是都下不了榻。“沈姐姐,”李衿有意折磨,用手指按着两边,把那两片花瓣分开。“可想让衿儿你这?”

 “啊…”被李衿这么一拨,沉静姝更是火难耐,不叫道:“衿儿…”让她解吧,真的好难受。李衿却仍旧悠闲淡然“卿卿想要你的,就说出来。”

 “呜…”“说出来…”循循善,李衿慢慢将指尖进一点点,任由渴燥的小。“说出来,想要衿儿做什么?”温凉的指尖只入一点点便令沉静姝渴求万分,最后一丝矜持在李衿面前也飘走,她不启开朱,媚道:“要衿儿…我…”
上章 夺妻 下章